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迎来新机遇

3月11日下午,江苏省泰州医药高新区人民法院在靖江市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一审进行公开宣判涉案金额近千万元的长江流域首例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

为了全面落实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和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批准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确保行政机关依法履行职责;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更大程度激发市场、社会的创新创造活力,国务院对机构改革、政府职能转变和“放管服”改革涉及的有关行政法规进行了清理。经过清理,国务院决定:对49部行政法规的部分条款予以修改。

3月8日,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发起成立“推进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领导小组”,并进行了领导小组第一次集中研讨,农业农村部推进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工作正式启动。

该案系国家有关部门调整长江流域禁渔期制度以来,发生在长江流域的全国首例从捕捞、收购到贩卖实施“全链条”打击的一宗非法捕捞水产品案。

以下摘取了与渔业、渔政相关的内容。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查干湖“保护生态和发展生态旅游相得益彰,这条路要扎实走下去”的重要论述也是对于大水面生态渔业的充分肯定。近期农业农村部等10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意见》,强调要发挥水产养殖的生态属性,鼓励发展不投饵的滤食性鱼类。

采用隐蔽方式逃避打击。

将《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和海上设施检验条例》第三十条修改为:“除从事国际航行的渔业辅助船舶依照本条例进行检验外,其他渔业船舶的检验,由国务院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按照相关渔业船舶检验的行政法规执行。”

为落实总书记重要指示和10部委联合发文精神,攻克课题、促进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农业农村部召集全国产、学、研方面大水面渔业发展工作基础较好的近20家单位,专门成立推进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领导小组。

江苏靖江位于长江下游,拥有50余公里长的江岸线。近年来,由于过度捕捞、水环境改变等因素影响,鳗鱼产量呈逐年下降趋势。同时鳗鱼人工繁殖培育技术存在瓶颈,导致市场供不应求,价格一路走高。素有“软黄金”之称的鳗鱼苗更成了非法交易的“紧俏商品”。

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九十三条中的“渔船的检验、登记以及进出渔港签证”修改为“渔船的登记以及进出渔港报告”。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渔业船舶的检验及相关监督管理,由国务院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按照相关渔业船舶检验的行政法规执行。”

领导小组将积极组织开展调研,按照生态优先、科学利用、创新机制、融合发展的原则,总结推广大水面渔业发展经验和先进模式,研究制定大水面渔业增殖容量标准和技术规范,组织共性关键技术研发,推进技术成果转化,探索管理运行和利益分享机制,推动出台发展政策,促进大水面增养殖、捕捞、加工、冷链物流、休闲及旅游等业态实现有效融合。

尽管国家相关部门严令捕捞鳗鱼苗等鱼种幼苗,特别要求在禁渔期内,严禁捕捞所有鱼类等水产品。但面对利诱,一些渔民和从事渔业经营的人员仍然铤而走险,实施非法捕捞行为。

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渔港水域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第六条第一款中的“办理签证”修改为“向渔政渔港监督管理机关报告”。

大水面渔业发展有着悠久的历史,河流和湖泊自古以来就是淡水渔业的主体。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由于“四大家鱼”的繁殖成功,人们逐渐开始在以湖泊和水库为主体的大水面中放养“四大家鱼”。到80年代,兴起了在大水面中利用“网箱、网围和网栏”的“三网”养殖。90年代后,规模化“三网”养殖的品种增加到河蟹及名优鱼类,大水面渔业的产量也得到了大幅度提高,很多大水面成为了重要的渔业生产基地。

同时为规避执法部门的打击,非法捕贩长江鳗鱼苗的不法分子,一改以往渔船停靠码头现场交易的作法,转而采用专人上门收购的隐蔽交易方式。

欧洲杯竞猜盘口,删去第十三条中的“并领取渔政渔港监督管理机关签发的渔业船舶航行签证簿后”。

据统计,2017年湖泊和水库的养殖面积约占全国淡水养殖面积的52%,产量占到了全国淡水渔业产量的20%左右。初步统计,全国有面积5000亩以上的大型天然宜渔水体约1500个,其中水库1047个,湖泊421个。按照最保守的估算方法,每个水体面积5000亩进行测算,总面积也达到了750万亩,占到了目前全国淡水养殖面积的9.32%。

为有效打击非法捕捞鳗鱼苗等行为,保护长江水域水产资源和生态环境,2018年上半年,江苏省靖江市警方组织100余名民警兵,兵分多路,实施统一抓捕行动,捣毁了该起特大非法捕捞长江鳗鱼苗的团伙。

第二十条中的“依照规定应当到渔政渔港监督管理机关办理签证而未办理签证的”修改为“依照规定应当向渔政渔港监督管理机关报告而未报告的”。

经过积极发展探索,一些地方发挥渔业净水、抑藻类、固碳等生态功能,协调好生产与生态的关系,涌现出千岛湖、查干湖、洪泽湖、梁子湖等产业升级、生态保护、品牌建设、文化传承等方面相得益彰的大水面渔业发展先进典型。

涉案53人被判处刑罚或罚金。1月21日,泰州医药高新区人民法院在靖江市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了此案。3月11日下午,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该案。

本决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但不可否认,也有一些地方大水面渔业发展对生态环境造成了水质污染等负面影响。如何协调渔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探索出一条保护水质、适度开发、永续利用、三产融合的绿色高质量发展好路子,是发展大水面渔业亟待破解的课题。

法院经审查查明,2018年1~6月,丁某、张某、董某等34人违反水产资源保护法规,单独或结伙,在长江干流水域使用网目尺寸小于3毫米的张网、地笼网等禁用渔具,非法捕捞鳗鳐幼苗以及螃蟹。经靖江市渔政监督大队认定,所捕获的鳗鱼苗属于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水生动物苗种,系禁止捕捞品种。公诉机关认为,该34名被告人应以非法捕捞罪追究刑事责任。

2018年1~4月,郑某、刘某、高某、秦某等19人明知道鳗鱼苗是他人非法捕捞所得,仍通过一些隐蔽的方式,统一价格收购、统一对外出售鳗鱼苗,隐瞒犯罪所得近200万元。

公诉机关认为,19名被告人应当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刑事责任。庭审中,有部分被告人辩称,自己并非在禁渔期捕捞的鳗鱼苗,不应计算在捕捞总数量中。亦有被告人辩称,自己不知道有禁渔期,不懂法律的相关规定。

对此,公诉机关答辩称,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在禁渔区、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都会构成犯罪,都要被追究责任。

根据各被告人的认罪态度以及相关情况,法庭当庭作出对53名被告人处以罚金以及判处刑罚的处罚。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一审分别判处被告人王某等19人有期徒刑、拘役,单处或并处罚金;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丁某等34人拘役或单处罚金。除一被告人因取保候审期间再犯罪被判实刑外,其余被告人因认罪悔罪态度较好适用缓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