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市七措施强化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

2013年10月国家行政学院厅局级公务员农业现代化发展战略研讨班学员论坛现场,学员自己走上讲台,介绍地方实践经验。(记者
盛卉 摄)

为实施好2013年我县基层农技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补助项目,根据省、市工作要求,经认真遴选,专家组评审,农业局班子研究,确认萍乡金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科技试验示范基地和江西雪龙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科技试验示范基地为该项目农业科技试验示范基地。

一是健全监管服务体系。经市、县区编办批准,市、县区均设立了农业综合执法机构,现有农业执法人员44人;均成立了农产品质量安全行政监管机构,专职监管人员15人;均成立了检测机构,专职人员50人。市农产品检测中心成为农业部无公害农产品定点检测机构和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实验站,组建了广元市出入境农产品联合实验室,苍溪县农产品检测站通过“双认证”,青川县农产品检测站通过了“双认证”现场评审,朝天区投资近1000万元建设全省一流的县级检测机构,计划到2015年底,四县三区检测站全部通过“双认证”。全市234个乡镇均成立了农产品质量安全服务站,80%的乡镇服务站配备了农药残留快速检测设备,启动实施了广元市村级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阵地建设规划(2013—2015),计划在产业基地重点村新建村级监管阵地303个,建立了“政府负总责、部门分工负责”的组织领导体系及市、县、乡、村四级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服务体系,形成了“政府负总责、市县有机构、监管到田间、经费有保障、检测全覆盖”的工作机制。

备受瞩目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于明天开幕,国家行政学院近日举办的“厅局级公务员农业现代化发展战略研讨班”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农业干部畅谈了他们对三中全会的期盼。

项目实施以来,我县将农业科技试验示范基地的遴选推荐工作作为推进全县农技推广体系建设和改革,全面提升基层农技推广体系公共服务能力和推进农业主导产业发展的重要工作来抓,加强了宣传,精心组织,进一步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贯彻因地制宜、实事求是的原则,严格遴选条件、程序和有关要求,真正把为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农业科技试验示范基地遴选推荐出来。

二是强化产地环境管理。2012年以来,全市着眼建成嘉陵江上游生态屏障目标,坚持依托林业重点生态建设工程,持续推进国家森林城市创建,大力实施乡村造林绿化,全市森林覆盖率达54%,建成区绿化率达40%,为发展无公害、绿色和有机农产品提供了良好的自然环境,主要农产品产地土壤中有益元素含量丰富而且均衡,基本无重金属污染。制发了《农业环境污染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建立健全突发事件处理的组织管理体系,加大农业环境污染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力度,确保将污染损失降低到最低程度。至2014年4月,全市四县三区均通过了四川省无公害农产品产地整体认定,共认定无公害产地面积2332273.5亩,占全市总耕地面积95.19%。全市已认定全国绿色食品原料标准化基地82万亩,2013年新申报认定全国绿色食品原料标准化基地126万亩,全力推进绿色农业的发展,努力建成四川最大的绿色食品原料标准化基地。

土地制度改革必须确保农民权益

三是大力推进农业标准化。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制定了农业标准化生产制度,加强了对农产品生产者质量安全知识和技能培训,指导农产品生产者科学合理使用农业投入品,推广病虫害绿色防控技术。全市制定了“三品一标”的产品标准及其生产规程超过100个,制定了全市主要特色农产品猕猴桃、雪梨、黑木耳等地方标准29个。开展农资诚信经营示范店建设,全市新建农资经营师范店100家,完善了生产档案制度、质量追溯制度、投入品管理和产地准出等制度。积极推进粮油、蔬菜、水果、茶叶、食用菌标准化生产,主要优势农产品标准化生产覆盖率超过90%。在病虫害综合防治上,全市大力推广以“三诱”技术为代表的绿色防控技术和以基层农技体系及植保专业合作社为基础的专业化统防统治。截止2013年底,全市主要农作物生产基地绿色防控技术面积达65%以上,统防统治推广面积达54%以上。

“土地是农民的命脉。解决三农问题从土地制度这一根本问题入手就是牵住了‘牛鼻子’。”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章海峰说。

四是加大品牌建设力度。在打造“广元七绝”区域品牌和广元高山露地蔬菜的同时,全市共认定“三品一标”农产品195个,其中,无公害农产品146个,绿色食品11个,有机食品24个,农产品地理标志14个。结合产地准出和市场准入管理,严格“三品一标”农产品证后监管,定期开展集中检查和专项监测,严厉打击假冒、仿造、违法使用标志标识的行为,农产品生产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三品一标”获证单位100%建立了农产品生产记录档案。近三年来,全市“三品一标”农产品抽检合格率稳定在99%以上,高出全市平均水平0.5个百分点。2013年9月17日,市政府出台了《关于全面推进绿色农业发展的意见》,建立了“三品一标”农产品认证登记和标志使用补贴机制,并统筹相关项目资金,加大对农业标准化生产、质量安全追溯及市场流通体系建设等方面的支持。对获得国家绿色食品、有机食品农产品认证的申报单位,由市、县区政府各给予以奖代补资金2万元,并对申报“地理标志、中国驰名商标、四川著名商标”单位予以奖励。2013年度,全市共兑现奖补资金288万元。

随着城镇化的深入推进,土地供需矛盾日益扩大,各地对土地制度改革的呼声日益高涨。各地分管农业的干部认为,土地制度的改革必须首先确保农民的权益不受侵害。

五是全面开展检验监测。坚持检查、检测、检举与执法查处打击相结合,将检打联动落到实处。2013年,全市共出动执法人员2554人次,检查生产企业20个,经营企业4964个/次,整顿市场883个/次;农产品生产企业59个,经营企业68个,整顿市场131个/次,农资抽样338个批次,送检247个。查处各类违法案件108件,其中,立案96件,结案76件,没收产品2818公斤,金额6.08万元,处罚12.26万元,没收违法所得1.05万元,挽回经济损失161.6余万元。充分利用现有的农产品检测机构,开展重大节日、重点环节、重点品种集中专项检查7次,开展例行监测、专项监测、监督抽检和风险评估监测等14次,共监测蔬菜、水果、稻谷、茶叶和食用菌等样品3130个,农业产地环境样品120个,肥料样品60个,委托检验土壤1123个,出具综合分析报告31份,监测数据104322个,调查处理不合格农产品7个,下发县区整改通知2次,接受群众投诉6次。在全省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中,共抽检全市样品380个,抽检合格率为99.5%,排名全省第三,连续多年稳居全省前列。同时,各县区结合省级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县和国家卫生城市创建,积极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工作,每月组织对辖区内蔬菜、水果等开展农药残留快速监测,并指导生产基地、批发市场和超市开展自律性检测,全市共开展农药残留快速检测10810个。近三年,全市未发生一起农产品质量安全重大事件,上市的农产品在其他地方也未发生过一起质量安全事故。

青海省农牧厅副厅长刘青元认为,对经营制度的历史变迁和由此带来的一系列与土地产权有关的矛盾问题,是下一步农村改革的重要方面,也是目前农民对土地只出租不转让,仅短期出租而不签订长期合同的影响因素,期盼三中全会能够明确解决该问题的方向。

六是启动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管理。2013年,四县三区共投资180多万元,建设了县区级农产品质量安全公共查询平台、县级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平台、企业或专合社管理平台、基地视频监控平台,并都实现了与省级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平台的对接。目前,广元市康泰农林专业合作社、广元市蔚峰农业有限公司等21家龙头企业或专合社,实现了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管理,涉及全市猕猴桃、蔬菜、茶叶、橄榄油、生猪和蜂蜜等特色优势农产品。下一步,将立足“广元七绝”、剑门关土鸡、白龙湖有机鱼和高山露地蔬菜等特色农产品及“三品一标”品牌农产品,将包装标识、产地环境、生产档案、索证索票与溯源相结合,加快构建生产、收储运全程可溯源模式,早日实现主要优势农产品“带标上市、过程可控、质量可溯”。

“长期以来,城市经济发展享受了三个红利:低廉的农民工红利,低价的土地红利,低成本的生态环境红利。现在已经到了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时候了。而对农民最大的反哺、扶持,就是让农民拥有物权化的土地产权,在集体所有制下、在合约期内拥有高度的农地承包经营权、收益权和转包权。”上海市委农办副主任殷欧说。

欧洲杯竞猜,七是强化组织保障。2013年。市政府先后印发了《关于全面推进绿色农业发展的意见》和《关于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规范化建设工作的通知》,将建成四川省农产品产地无公害化市和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示范市纳入目标管理,市政府与县区政府签订了农产品质量安全责任状,实行了农产品质量安全县区委书记、县区长负责制。7个县、区政府均制发了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规范化县实施方案,成立了领导小组,签订了责任书,做到了目标任务、工作职责、经费投入三落实。2013年,全市农产品质量安全经费为280万元,项目资金投入超过1400万元。充分利用电视、广播、网络、印发宣传资料等渠道,并结合“阳光工程”培训、科技下乡等,广泛普及安全生产、科学消费知识,努力营造全社会参与的创建工作氛围。

宁夏自治区吴忠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焕民说,农民土地制度改革必须有利于维护农民的利益,有利于农业农村经济发展,有利于农民退出农业农村体制机制的建立,期待国家有一套完善成熟的制度安排。

国家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调查司副司长王明华说,土地经营制度改革核心是确保农民权益的土地制度改革。对加快现代农业发展来说,加快建立明确规范的土地流转制度机制和社会化服务建设、科学有序引导土地流转,才有可能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土地产出率,进而走上现代农业发展道路。

“保障承包权、分离经营权、不让农民吃亏是关键。”辽宁省水利厅副厅长孙占和说,中央把握大政方针,放权地方政府,促其尊重民意、从实际出发实行土地规模化流转、集约化经营。这件事不要强迫,不要一刀切,政府要善于引导,把握好利益双赢、公正公平尺度,挑好担子。

国家应加快对国有和其他涉农金融机构的改革步伐

农业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余欣荣10月11日在国家行政学院厅局级公务员农业现代化发展战略研讨班上指出,为推进我国现代农业建设目标,应下气力完善五大政策体系。这五大政策体系中,创新农业金融保险政策,社会资本是否可以投入农业的话题长期以来广受争议。

余欣荣表示,今后将积极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农业,鼓励支持有责任的工商资本投入农业,同时防止不以农业生产、经营为目的的一些工商资本产生影响农业发展的行为。“只要在政策制定上科学合理,积极的因素会大于消极因素。”余欣荣说。

“贷款难、贷款贵是影响和制约西部欠发达地区农村产业发展的金融难题,地方政府想了许多办法都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国家应加快对国有和其他涉农金融机构的改革步伐,从金融制度、贷款程序、贷款利率、财政支持等方面出台贴近农民、符合农村发展,适应当前形势的政策法规,切实破解发展难题。”甘肃省酒泉市政府副市长李永军说。

李永军说,土地流转应与城镇建设和转移农村人口结合起来,鼓励和支持工商资本通过土地流转进入农业领域。这样做一是有效解决农业投入不足的问题;二是加速农业规模化集约化经营;三是推动农民向城镇聚集从事非农产业;四是充分利用工商企业具有的综合优势建立新型现代农业企业。考虑到粮食安全问题,可以给进入农业的工商业者规定粮食与高附加值作物种类面积比例,并享受国家鼓励粮食生产的政策,以此加快减少农民、转移农民、促动现代农业发展。

发展现代农业核心是把分散的农民家庭组织起来

上世纪70年代到现在,美国、西欧等部分发达国家已经实现了初级现代农业向高级现代农业的发展过渡。我国近几十年来在现代农业建设上也取得了显著成就,进入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加速转型升级的新阶段。发展现代农业的意识逐步深入人心。

“现代农业各国各地有自己的特点和模式、困难和问题、机遇和挑战。农业现代化并不是消灭传统小农业,而是优化传统农业和解决小农业与大市场的矛盾。”西藏自治区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旦增说。

“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构建现代农业经营体系的关键,现代农业建设的主体是农民,农民的意愿如何实现和权益如何保障的问题,是我们选择怎样的经营模式和主体的核心。”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局局长孔军认为,建设现代农业,核心是要解决把分散的农民家庭组织起来,建立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要求、集约高效的现代农业经营体系。

四川省南充市政府副市长邹平认为,发展现代农业,作为生产者的人始终是最核心的因素,因此,要特别注意顺应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趋势,深入开展针对性强、务实有效的农村人才培训,大力造就现代农业人才,确保真心务农的劳动力留得住、有事干、能致富。

“现代农业的主题和方向就是合作,只有合作才能把分散弱小的农民组织起来应对强势的大市场,合作应该贯穿到顶层设计、主体培育、机制创新、政策扶持等各个环节。”湖南益阳市政协副主席卜铁洪说。(记者
盛卉)